当前位置: 警察风采 -> 警察文苑

绝交书

时间:2016-08-03   来源:本网站   访问量:19993

 

    历史上绝交了还要写一封绝交书给别人,痛痛快快地大骂对方一顿的,之前之后都还真没有,仅此一人,“竹林七贤”的精神领袖,嵇康。他共写过两篇绝交书,一是《与吕长悌绝交书》,另是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。

    说起嵇康,其实应该是个艺术大师。他在思想、文学、书法、绘画、音乐、玄学、养生等方面都有所建树。而见长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其一是他在音乐上的造诣,经传,是弹得一手好琴受曹操曾孙女的青睐,使出身寒门的他贵为曹魏宗室的女婿。更是因此有在被迫害临终前,于刑场抚一曲《广陵散》,名曲罢,孤傲地呼出“《广陵散》于今绝矣”的豪气。其次就说到他在文学方面的深功,散文史上的绝唱,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。

    文中的的山巨源是“竹林七贤”之一的山涛,当时和嵇康是好朋友。后来,山涛投靠了与曹魏集团对立并占绝对统治势力的司马氏,升迁后,准备推荐自己的好友嵇康出任其原职选曹郎调。嵇康闻听,作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,断然拒绝山涛的好意,严正表明自己的立场,且冷嘲热讽、明喻暗喻,彻首彻尾地大骂了山涛一顿。他在文中开篇便说山涛和自己不相了解,说山涛这是“恐足下羞庖人之独割,引尸祝以自助,手荐鸾刀,漫之膻腥,故具为足下陈其可否。”因像屠夫那样干的是肮脏、残忍的活,羞愧了才拉自己一起的。之后,嵇康更是列举先贤相处之例,阐明“循性而动,各附所安”的尊重各自选择的交友原则。紧接着,就写到自己,说自己“七不堪,二不甚”,说自己喜欢懒睡,喜欢抱琴随走,身上有虱子好动,不喜欢写信不处理公文,不喜欢吊丧,不喜欢俗人,生性不喜欢公务缠身;二不甚,指自己经常说一些和统治阶级相悖的言论和性格倔强,直言不讳,碰到看不惯的事就大发脾气。有着九种毛病的自己,不适合做官。最后,嵇康谈了自己的打算,表明要“离事自全,以保余年”,更重申,两人若不是深仇大恨,不要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。

    骂是骂完,狠也是够狠的了。但曾经于竹林把酒言欢,作诗写文,抚琴谈玄的情景,想必仍是难以忘怀的。不知道是世人全明了,还是全都不明了,反正故事按着嵇康的设想在发展,没人去多想。

    在与嵇康撇清干系后,山涛等于是和曹魏集团无关,得到了司马氏的信任,仕途的康庄之道大开,日渐迁升。嵇康则为自己的崇自然、随性、“七不堪,二不甚”献生,年仅三十又九。事已至今,两人的轨迹似乎再无交点。然,嵇康临终的托付,又是令人再次疑惑,他竟是将寡儿交由“绝交之人”山涛帮忙抚养,他对儿女说“巨源在,汝不孤矣”。山涛也果真是大人大量,不负所托,不但将嵇康儿女抚养成人,且女儿风光大嫁,儿子当朝为官,都有了好的着落,功德圆满。

    了解到这,回头再读《绝交书》,我们不但佩服嵇康的文采,骂得痛快,更是要赞叹他骂得“其所”。有一种友谊,是钟子期和俞伯牙的志在高山,志在流水,千古知音的难觅,惺惺相惜的遗憾美。另一种友谊,也正是嵇康《绝交书》中“夫人之相知,贵识其天性,因而济之”,是了解彼此天生的本性,是成全对方,是这成全过程中的理解、支持、忍让、背负。他们没有任何一人背离对方,背离初衷,背离信念,背离真挚。他们背离的只是与这些相对的猜疑,中伤。说嵇康骂得出色,那是因为他不但骂出了文彩,骂出了风格,更重要的是他骂得司马氏对自己的憎恨,与山涛划清界线,成全山涛的追求。这一绝交,舍我其谁!山涛收到此书,读起必然是字字含泪的,皆因最明了言下之意的莫过于当事二人。他了解嵇康的难处,他知道嵇康要对好朋友“嗤之以鼻”,把这场戏演好,首先就是要背叛自我,这对于嵇康而言才是最痛苦的,这样将带来的后果,山涛也再清楚不过。但是山涛似乎并不作出任何的行为来阻止,因为他知道嵇康的性格,所以他所要做的,无非是成全嵇康的良苦用心,就跟嵇康成全自己一样。

推荐,绝交,托付,不负托。如此复杂的默契,却是最简单不过的友情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吴崇熙


版权所有:茂名监狱 Copyright2014,All Rights Reserved  网站标识码:4409000039   网站总访问量:9040828
技术支持:佛山市国迈科技有限公司 0757(020)-8112 6612  备案编号:粤ICP备05070829
网站地图

粤公网安备 44098202441004号